天艺资讯网网罗热门网络资讯

史兰芽近期照片 分手22年后巍子和史兰芽的人生状况一

November,25 2022manz

1973年,黄河边上一个叫杨家寨的村子里,一个长相粗狂,饿得两眼冒金光的大小伙子正和另一个小伙子扑腾在黄土地上打得火热,而原因只是为了一个白面馒头。

“那时候谁欺负我,我就跟谁干,主要目的是争夺吃的。大锅饭一人一个馒头,有人多拿了一个,你没有了,就向对方要,对方不给,打架!”

谁也想不到这个在农村乡下为一口吃的打群架,偷村民家的鸡的“恶霸”,有朝一日亲自被文化部副部长邀请进入人艺,而且专门破例给他分了房子。

他就是演员巍子。

“想不想来人艺发展?”当时的巍子高兴地直接愣在原地,大脑空白三分钟。

但面对演员这个职业,巍子的父母却说:“你当清洁工都不该干这一行。”

那年黄河边的黄沙吹得到处都是,也正是那股子肆虐的风,把这个宁夏汉子吹进了人艺的剧院里。

干部家庭里出来的“恶霸”

巍子原名王巍,1956年出生在宁夏银川一个父母都是机关干部的幸福家庭里。

12岁之前的巍子,享受了一段从未有过的快乐时光,父亲陪着他游泳、滑冰、钓鱼,本就活泼又皮实的巍子还获得了宁夏自治区滑冰冠军。

“谁打了我爸爸?谁打了我爸爸?你出来,我跟你们拼了!”放学回来看到满身是伤的爸爸,12岁的巍子拿着一把刀跑到父亲的单位,愤怒地大喊道。

看着这个无知孩子的玩闹传达室大爷死死抱住了他。

一场运动的突然到访,一夜之间,巍子和弟弟成了没人管的野孩子,巍子身上那股“恶霸”劲儿也是这个时候被激发出来的。

1973年,在“上山下乡”的运动中,17岁的巍子被下放到黄河边一个叫杨家寨的村子里,唯一带着的念想,就是父亲给他亲手给他做的大木床。

这时候的李幼斌正在当地教育局工作,守着人人羡慕的铁饭碗!做了一辈子钟表工人的父母,一直为自己儿子能拥有这样一个“铁饭碗”而骄傲着。

而这个时候的2岁的史兰芽,正在一个文艺世家中,享受着知名学者爷爷的偏爱。

奶奶是著名演员,父亲是获得过飞天奖和金鹰奖的著名导演史践凡,史兰芽是家里绝对的掌上明珠。

这个时候史兰芽应该想不到,自己会与艺术毫无关系的两个粗野男人,有剪不断理还乱的情缘。

“那个时候没菜,我们就拿那个盐泡点米饭,有的时候连咸菜都没有,而且那个时候油是凭票的,一个月才半斤油。

只有比别人干的活多,才能拿到更多的工分,别人挖5平方的坑,你就得挖6平方。”

17岁的大小伙子,而且还是从机关干部家庭出来的大小伙子,面对乡下毫无油水的饭食吃不饱是常有的事儿。

有时候为了争口吃的,和生产队的知青们打架争地盘夺吃的就像是家常便饭。

“在知青岁月,至今给我的感觉是三天两头要惹点事,打群架。”

“那时候谁欺负我,我就跟谁干,主要目的是争夺吃的。大锅饭一人一个馒头,有人多拿了一个,你没有了,就向对方要,对方不给,打架!”

有时候饿得急了,就经常半夜去当地农户地里偷菜,偶尔还会偷回来一只鸡,怕把鸡主人招来,鸡下完蛋,就索性将脖子一拧。

“坏事儿”干多了,巍子就成了当地有名的“恶霸”,无论是知青还是当地的农民谁都不敢惹他,彪悍的就像个西北的野汉子,完全不像是机关大院走出来的孩子。

下乡干了两年,巍子的脾气就像黄土地的气候,干燥又火爆,但眼看着一批又一批的知青返程,巍子原本火爆的脾气,簌的变得温顺又乖巧。

1975年这一整年,巍子一天也没敢休息,为的就是能拿到全生产队最高的工分,好有返程的机会。

可日子一天天过去,巍子从农业学大寨的楷模升到了生产队的副队长,但回城的消息却迟迟等不来,看着很多知青认了命,在这里结婚生子,巍子的只想回家。

1976年夏天,巍子在生产队的高中同学告诉他,宁夏话剧团正在招生,这个时候的巍子别说艺术了,就连小品是什么都不知道。

看着一起面试的同学能歌善舞,巍子灵机一动对着招生老师,用蹩脚的宁夏普通话念了一段报纸,还满脸通红的唱了一首生产队里经常唱的《毛主席语录》。

结果可想而知,可能是命运的眷顾,谁也想不到的是,半年后学校竟然主动给他打电话让他入学,要知道这时候其他同学已经开学很久了。

殊不知这个误打误撞的机会,彻底改变了巍子一生的命运。

落人话柄的人生高光

误打误撞被分配进入宁夏话剧团后,本是个该高兴的“铁饭碗”,但人才济济的团里,根本轮不上巍子出头,好在说话办事儿挺靠谱,巍子混成了副团长,但这离他最初的初衷做演员,还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在团里9年只能打打酱油,永远只露半张脸。巍子的父母说:“你当清洁工都不该干这一行。”

好在巍子让自己的老父亲早点抱上了孙子,老爷子对巍子做演员的事儿虽说诸多反对,但想到孙子也就全然忘了。

巍子的妻子名叫夏立言,也是国家一级演员,两人是宁夏话剧团的同事,1982年生下儿子王紫逸后,两人一起上班下班,虽说工资不高,但也其乐融融。

这个时候的李幼斌也刚新婚燕尔,妻子张瑞琪也在剧团上班,生下儿子李小珂后,张瑞琪还主动辞掉工作,只为解决李幼斌的后顾之忧,看到如此牺牲的妻子,李幼斌感动万分。

殊不知这一切在遇到史兰芽后,全都化为乌有,而这时候的史兰芽在《围城》剧组中对33岁的陈道明情窦初开。

毕竟明眸皓齿,满是灵动的二八少女谁能不爱呢?这段情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发生了。

这时候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巍子和李幼斌,应该谁也想不到,自己会因为一个名叫史兰芽的女人,有不一样的交集。

在宁夏话剧团“熬”了5年,听到中戏来宁夏招生的消息,巍子想都没想就报名了。

还没毕业就直接拿下了话剧梅花奖,要知道这是话剧界最高的奖项了,作为一个还没毕业的学生,这样的殊荣可想而知。

也正因为如此,当时北京7个知名的艺术剧团向巍子发出了邀请,但已经结婚生子的巍子只有一个条件,就是要个房子,结果这个条件连空政话剧团都满足不了,原本以为一切落空了,直到遇到当时的文艺副部长英若诚。

英若诚看到巍子的话剧后,亲自向他发出邀约:“想不想来人艺发展?”

人艺可是演艺界的皇家剧院,还没毕业就被“提前录取”,巍子高兴得一夜没睡,全然忘记了妻子两地分居的事情,房子的事情早就抛之脑后了。

几天后,人艺专门打来邀约电话,不仅收下了他,还把他的户口和房子问题一起解决了,当时人艺副院长林兆的办公室专门被腾出来,给他们夫妻俩安排了一张双人床。

老婆孩子虽然过来了,但妻子的工作还在宁夏话剧团,后来人艺为了照顾巍子,把夏立言也调进人艺,还在北京帮他买了一套房子。

足以见人艺对这个天才演员的重视。1992年巍子成为人艺最年轻的国家一级演员。

但1年后,巍子却为了个人自由,从人艺辞职了,连带结束的还有和妻子夏立言的婚姻关系。

净身出户离婚

巍子在人艺确实是前途无量,但人艺排的排戏节奏太慢,为了照顾团里的老艺术家们休息,人艺只在上午9点到12点安排戏,一部戏排下来得将近一年。

再加上当时每月只有82块钱的工资,除去寄给家里的42块钱,在北京一家3口只剩下40块钱,薪酬低加上节奏慢,巍子萌生了出去拍戏的想法。

这时候电视剧《情满珠江》剧组找到巍子,但人艺演员外出拍戏谈何容易,巍子费尽周章一直求到艺委会才被同意出去拍一年的戏。

据说当时的男女主角的薪酬是400块钱,剧组为了请到巍子,还专门把给他的片酬抬到了1000元。

《情满珠江》后,巍子毅然决定从人艺辞职,这一决定导致团里的领导勃然大怒,妻子夏立言也是经过领导的特殊照顾才能到人艺工作的,因此两人发生巨大争执。

很多人劝他:“你想过没有,你走了以后一系列问题,劳保,看病,包括你退休以后,国家养着你,我们是事业单位。”

但巍子认为,趁着年轻,人最珍贵的是自由,只想选个更加宽松的创作环境,最终还是从人艺辞职了,这也为两人的离婚埋下了深深的伏笔。

“我虽然离开了人艺,但人艺对我的影响是永远的,我觉得可以受用一辈子。”

即便今天,巍子提起人艺都心存感恩,认为人艺对自己的影响是一辈子的积累,尽管这个做法被所有人看做是忘恩负义。

离开人艺后,邀约多了,但和妻子的关系却越来越僵,到最后两人开始冷战,有时候回到家里冷得就像冰窖,丝毫没有家的味道。

1995年,巍子和妻子结束了13年的婚姻关系,这时候儿子王紫逸才12岁。

离婚时候,巍子只留下浑身上下只留下600块,把名下所有的积蓄和房产都留给了妻子和儿子。

离开家里那天,儿子正在客厅玩玩具,看着玩得正开心的儿子,巍子不知如何开口,走到门口说了句:“儿子,爸爸要走了,你要听妈妈话,知道吗?”

儿子以为和往常一样,以为爸爸去拍戏了,全然不知道父母已经离婚,还高兴地回答:“爸爸再见,你要早点回来看我。”

巍子眼眶一热冲出家门,这时候的他根本不会想到,自己和儿子的关系彻底僵了将近15年。

再遇新欢

离婚后,巍子开启了独自一人的北漂生活,睡车站、住地下室,在好朋友的接济下才算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光。

有时候为了赚钱,给儿子学费和抚养费,巍子开始“不挑活儿”,不管是配角还是龙套,一股脑儿全都接了,一年几乎360天扎在剧组。

导演何群形容那个时候的巍子说:“15个频道,巍子就占了9个。”

好在巍子通过自己的演技,获得了不错的资源,《征服者》、《天国逆子》、《打狗棍》、《铁梨花》等影视剧,荧幕硬汉的形象,获得不少观众的认可。

也是这段时间里,巍子和史兰芽有了生命的交集,而这时候的李幼斌还在长春电影制片厂苦苦熬着,虽说是厂里的台柱子,但拍的戏全都叫好不叫座,李幼斌为此困顿不已。

李幼斌在长春电影制片厂苦熬的时候,巍子和史兰芽正是火星撞地球的热恋呢。

1995年史兰芽从中戏毕业后进入人艺,和正在空窗期的巍子因戏生情,尽管巍子比史兰芽大15岁,但史兰芽毫不在乎。

就这样两个性格火爆的人就这样开始了轰轰烈烈长达5年的爱情。

巍子生性爱自由,而史兰芽又是个控制欲很强的人,因此两人经常闹矛盾。

有一次巍子拍戏回来,史兰芽正在做饭,让巍子去买一包调料,但是巍子买错了牌子,于是史兰芽便大发雷霆。

生活中这样的小事数不胜数,这让大男子主义的巍子感到喘不过气来,这段感情最终以分手告终。

多年后巍子提起和史兰芽的感情,无不感慨地说:“她较真,什么事都较真,这就累了。”

而这时候史兰芽生命中的另一个男人,40岁的李幼斌做出了一个改变人生的决定,北上做北漂。

他对妻子张瑞琪说:“我已经四十岁了,人生已经过了半辈子,如果就呆在这里,这一辈子也就注定这样了,我还是想去外面搏一搏。”

就这样,为了支持李幼斌的事业,张瑞琪带着儿子跟着幼斌来到北京,一家三口做起了北漂。

张瑞琪

这时候的张瑞琪应该想不到,这个决定确实改变了李幼斌的命运,但也亲手“毁灭”了自己的幸福。

赔了“夫人”

分手后的巍子,开始认真搞事业,2003年巍子版的岳不群,至今让人津津乐道。

而这时候的李幼斌正在为没有北京户口,儿子不能上学的事儿愁得脑瓜子嗡嗡的,最后用尽所有资源,跑断腿才将儿子送进学校。

这边的史兰芽也没好到哪去,和巍子分开后,经人介绍嫁给了比史兰芽大10岁的演员刘斌,但因为性格原因,两人的婚姻仅仅维持两年就结束了。

后来史兰芽和一名海龟再次结婚,还生下一个儿子,但儿子生下没多久,对方就身患癌症,为了不拖累史兰芽,海龟主动提出离婚。

短短几年接连两段失败的婚姻,史兰芽也只能擦干眼泪,坚强地带着儿子独自生活,直到2003年在剧组碰到李幼斌。

《江山》剧组中,李幼斌发现了自己对史兰芽产生了特殊的情感,史兰芽也羞涩地向李幼斌表达了自己的爱意。

尽管这个时候的李幼斌已经结婚,但面对爱情还是抵挡不住诱惑。

《江山》过后,李幼斌和妻子张瑞琪的关系越来越差,后来索性直接分居,婚姻有名无实。

而这时候史兰芽也一直以经纪人的身份陪在李幼斌身边。

2005年,《亮剑》剧组找到李幼斌,想让他饰演李云龙。但李幼斌觉得这个角色没有突破性直接拒绝了,史兰芽却劝说李幼斌

“听我的,你一定要接,不然你会后悔的,这部戏肯定会火!”

果不其然,在史兰芽的推荐下,这部剧一炮而红,年过40的李幼斌也一夜成名。

李幼斌在《亮剑》中的剧照

成名后,李幼斌的剧本依旧是史兰芽帮着审核,《闯关东》就是她优秀眼光的作品。

李幼斌对身边这个名叫史兰芽的女人,内心有说不尽的感激。

2006年李幼斌向妻子张瑞琪提出离婚,出于愧疚,李幼斌主动净身出户,在2008年和3婚的史兰芽结婚。

为此李幼斌还成了娱乐圈有名的“负心汉”。而这时候巍子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愧对儿子

离婚后,跟着妈妈生活的王紫逸在妈妈的溺爱下,成了一个花钱大手大脚没有节制的“问题”青年。

我了防止儿子继续学坏,也为了锻炼他的生活能力,巍子决定把儿子送出国留学,不曾想,儿子却变的更加糟糕了。

三天两头以“我妈想我了”为借口,往返国内外,花钱也更加阔绰大方,巍子开始不停的给儿子打钱,但儿子却变本加厉,索性巍子除了学费,直接切断了儿子的一切经济来源。

谁知处于叛逆期的儿子,直接从加拿大退学回来报考了中戏,这件事还是巍子从中戏的朋友口中得知的。

但事已至此,巍子也只好置办儿子的学费和生活费,但出于愤怒巍子直接将儿子的生活费和学费一次性给了前妻,并告诉前妻,以后儿子经济方面的问题永远不要再找他。

2010年,王紫逸被导演王小帅看中,参演了《日照重庆》。“这次真的没有靠老爸,一点关系都没有,王小帅导演直接找的我。”

《日照重庆》王紫逸 范冰冰

儿子的成绩巍子看在眼里,觉得十分骄傲,但父子俩“谈钱即崩”。

王紫逸跟《日照重庆》剧组参加戛纳电影节,希望爸爸能给赞助行头,买套几万块的西装。巍子说:“你要穿着裤衩上去,那绝对风光。”

自此之后,王紫逸在娱乐圈闯荡,再也没有提过父亲巍子的名字,比起陈飞宇,杜淳等人,王紫逸着实努力,巍子也不止一次在公众平台说,自己一次都没有帮过儿子。

后来王紫逸有了自己的经纪公司,但角色都是自己或者经纪人去争取的,对外始终撇清自己和父亲的关系。

他说:“我担心别人用我,其实是看我老爸面子,这样子的话,一辈子我都混不出来。我可以跟他合作,但绝不希望自己的戏约是因为他才得到的,能靠父母多久呢?路总是要自己去走的。”

巍子 王紫逸

《大魔术师》《毒战》《盲探》《喊山》《拆弹专家》等电影中虽说都是配角,但能和杜琪峰、许鞍华、尔冬升等导演合作,王紫逸觉得十分骄傲。

王紫逸

但面对自己的名人父亲,再加上长达15年的冷战,王紫逸很少和父亲交流,他总是说:

“大家都是各自安好,互相不打扰,好好的就行。他不希望我提他,我不希望他提我,我也不是抗拒,更多的是希望自己的路自己走。”

巍子 王紫逸

但看着逐渐老去的老父亲,王紫逸也明白了父亲的一片苦心,2011年,王紫逸和父亲的关系彻底破冰,还在公开场合彻底感谢了父亲,巍子感动的泪流满面。

据说现在的巍子已经低调再婚了,但对于妻子他一直保护得很好,妻子的身份至今没有曝光。

如今已经年过花甲的巍子逐渐淡出荧幕,开始转型幕后专心做导演,他说:

“我现在60多岁了能总结一点,生活中诱惑实在太多了,得能把控自己,踏踏实实干活做人,那样我就特别欣慰了。” 

结语

任何时代,任何年龄,都会有不一样的诱惑,无论是金钱,还是自由,或者事业,还是爱情,但最重要的是能守着初心,在该有的年纪做适合的事情,才是最正确的。

年轻时候的一时任性,可能会成为自己一辈子的遗憾。

人活一辈子,不过就是和身边最亲近的几个人一起吃吃饭,聊聊天,其他的一切不过是过眼云烟,因此珍惜当下的亲人,才是最珍贵的。

原创作品,抄袭必究。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删除,谢谢!

史兰芽近期照片 分手22年后巍子和史兰芽的人生状况一

本文由金章资讯网 原创撰写 或 综合整理,如需转载请联系,侵权必究,谢谢合作!

相关内容

related

评论

comment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