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艺资讯网网罗热门网络资讯

刘美含老公 迟来的问候海那边

November,22 2022manz

十章节(大结局)

1981年,随着改革开放的政策实施,人民慢慢富足了起来。嘉慧也在母亲的召唤下回到了济南参加母亲的60大寿,面对苍老的母亲,母女俩也是相拥而泣,跟在嘉慧旁边的小女孩和小男孩是秀妍的外孙和外孙女,秀妍感慨人老了看到小孩子就特别亲切,初次见面的女婿见到秀妍也是很激动,虽然他是农村的,但是人很老实,皮肤有点黑,两手提着从家乡带来的特产,憨憨的傻笑着。一旁的学优和嘉浩也纷纷和久别重逢的妹妹互相拥抱,彼此介绍着各自的爱人和儿女,一家人其乐融融。

由于人太多,学优便定在了酒店,一大家子热热闹闹,家根一家(两个女儿),朱二哥一家(两儿两女),还有学优(一儿一女),嘉浩(一个女儿)和嘉慧一家(一儿一女),一时间这么多人,挨个向秀妍祝贺生辰,秀妍高兴,看着一家家的人,她不自觉的说了一句:要是你们的爸爸在给多好啊,我没有辜负他,你看你们多好啊。说完流下了眼泪,众人见状连忙安慰,孙子孙女都围了上去,秀妍看着这些孩子,仿佛看到了学优他们小时候一样,往日的记忆还历历在目。

秀妍觉得对不起嘉慧,便让嘉慧一家在济南安了家,这里比云南的条件好些,孩子也能得到更好的教育,最重要的是一家人又在一起了。嘉慧和丈夫很踏实能干做起了外贸生意,搭上了改革开放的顺风车,虽然有赔但慢慢摸索打拼还算干的不错,秀妍被儿女说动了,来到了城里住,老宅子被拆了,拆迁款分成了3:3:4,嘉慧最多,以弥补对嘉慧的愧疚。起初他们兄妹三人都不想要,但是秀妍对他们说“这是我能唯一帮到你们的了,娘老了,不知道哪一天就走了,留着这些钱有什么用,娘这辈子什么苦都受了,你们可要多甜一点,一家家的开销大着哪,做生意和工作总有难的时候,娘都帮你们撑着哪,等娘走了一切就都靠你们了”,说完四人抱在一起,亲情大概就是这样,秀妍的一生过的清苦,她唯一可以依靠的也就是她身边的儿女了。

1985年夏,嘉慧在广州进货,碰到以前的知青同学刘美含,旁边还有她的老公徐思阳,嘉慧她们在餐厅吃饭时无意间提到自己的老家,她老公突然说自己妈妈也是济南人,开玩笑的说没准还是亲戚哪,当徐思阳说自己的妈妈名字叫吴文雅,老家在济南的某镇某村,外公是谁后,嘉慧大吃一惊,连忙说:你妈妈怎么和我姑姑名字一样,我外公名字也是一样,你带我见一下你妈妈吧!在徐思阳的介绍下,嘉慧见到了徐母,两个人相互试探着对方的信息,徐母正是吴文杰的二姐吴文雅,当年逃避战乱被一商人救下带着她来到了广州定居,后来两人结婚生下了徐思阳,她就徐思阳这么一个儿子,没想到这么巧,居然碰到了彼此,徐母曾经写信结果没有吴文杰这个人被退信了,打听了老家的消息也是只言片语,还好终于相认了,两个人彼此诉说着各自的情况。

过了几天徐母和家人一起随嘉慧到了济南来探亲,秀妍和徐母虽然隔了许多年,但还是认出了彼此,两家人都在相互拥抱和关心中,他们一起去祭拜了吴家列祖列宗,学优兄妹出钱将吴家祖坟修缮了,修了山路,重新树立了墓碑,去老家见了为数不多的族人,所有人在吴宅门口合了影,进去宅子望着,徐母和秀妍也是往事历历在目,触景生情。徐母感谢秀妍把学优他们拉扯大,照顾自己的父母和大姐,秀妍让他们别客气,都是一家人。

1987年,随着台湾和大陆的深入交流,两岸终于可以探亲了,秀妍也在迫切的等待着文杰的消息,有人从台湾来找秀妍,她开心极了,她以为她终于等到了,当那个老人缓缓转过头,秀妍犹豫了,岁月使人的样子改变的太多了,老人主动开口说自己不是吴文杰,而是他的好友,将信和照片还有一本书交给了秀妍,秀妍小心翼翼的打开信封,相片上是一张全家福,打开信是吴文杰写的,还有那本书,也是吴文杰自己著作的,名字叫(记忆里的故乡),信里是这样写的:

秀妍,你好吗?

我是吴文杰,自从1949年离开大陆,和你们断了联系,我一直很思念你们,当初被国民党押解去台湾,我也曾反抗过他们,可是却白白丢掉了别人的性命,于是我想着到台湾再悄悄的溜走,可是初到台湾的我们很陌生,不知道等待我们的是什么样的环境,有的被抛弃掉不得不自己找活干养活自己,幸运的可以找到一份能填饱肚子的工作,不幸运的,只能去乞讨,去捡垃圾,那时的我到处去做工想要赚够回大陆的费用,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两岸切断了一切的联系,我也无法回到大陆,我的同事介绍我在大学里任职,我便有了一份体面的工作,每当闲下来,我就特别想你们,不知道你,孩子还有母亲怎么样了,渐渐的我都快要忘记你们的模样了,身边的人都劝我在另组家庭在这里好好过,我倔强啊,我还心存幻想啊,可是等到四十多岁都没有看到希望。你看到的这张全家福是我现在的家庭,虽然我又重新组建了家庭,可是那也是无可奈何的,她是我的学生,我们相差十多岁,她一直陪伴在我身边等待着我,我身边的同事朋友们帮我张罗了我们的事。希望你可以理解我,不要生气!我年纪大了,也老了,身体也不好了,本来我应该要来的,可是我走不动了,人生真是转瞬即逝啊,一转眼我们都已经青丝变白发,满脸皱纹了,我谢谢你,谢谢你对我们吴家付出的一切,勿念我…

吴文杰书

秀妍看完信很平静,一旁的老人和秀妍畅聊了许久,坐在一旁的兄妹也都听着,老人临走还给了秀妍一个信封里面装着的台币,秀妍拒绝了,她没要让老人带走了,她望着照片和信封看了很久,累了靠着椅子睡了过去,仿佛从来没有像现在睡得踏实。兄妹们接过信和照片和书本默默读了下来,这是他们离父亲最近的东西了。

兄妹们问秀妍要不要去台湾见一下父亲,秀妍没有回答,只是望着照片一个人默默发呆,她沉默许久开口:你们都看过信了吧,他又重新有了家庭,我不怨恨他,这不是他的错这是时代的错,你们也别怨恨你们的父亲,他一个人在那个台湾,多难啊,我好歹还有你们三个,有二哥和家根他们,他什么都没有啊,我撑到现在就是在等他的消息,我等到了,我心满意足了。

回到台湾的老人将钱和一张张家庭照给了吴文杰,吴文杰看着一个个期盼已久的家人,他心里激动坏了,眼里不断的流出眼泪,手里紧紧攥着照片,生怕被人抢走,每一张照片的后面,秀妍都写上了家庭成员的名字,是谁。吴文杰让一旁的子女反反复复的念给他听,他满意的笑着也哭着。

到了1990年,享年70岁的吴文杰在台湾病逝,电话打到了济南,兄妹问母亲要不要去送父亲最后一程,秀妍一言不发,穿好了当年吴文杰最喜欢的那件旗袍,神情哀伤的坐车去往机场的路上,中途转机了很多次,在广州接上了徐母一家一起飞到了台湾,台湾的亲友也早早的在机场等候,秀妍见到了吴文杰的现任妻子,两个人眼含热泪,连忙握手加拥抱,没说话却又似乎说了很多,两家人安顿在台湾的酒店,彼此诉说着各自的一切,秀妍感谢她照顾吴文杰,她也感谢秀妍能来到台湾,虽然没有见过彼此,但是经常听文杰提起,早就把秀妍当成了亲人一般。

天亮后所有人穿着整齐,佩戴白花走向吴文杰的墓地,举行了追悼会,秀妍望着墓碑上的照片,用苍老的手轻轻抚摸着,说着:我来看你了,我还穿了你最喜欢的衣服,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只是多了皱纹和白发,我也一样,我们谁也别嫌弃谁…

追悼会结束,秀妍也就随儿女一同回到了大陆,回到了一直生活的地方,她让人给吴文杰立了墓碑,埋藏了他一半的骨灰,一半就在了台湾,就立在了吴老爷和吴太太,还有吴家大姐的旁边,吴家人团圆了。秀妍开心的笑了。

从那以后,秀妍多了许多笑容,子孙绕膝的她也在享受晚年的美好,终于在2000年,她带着笑离开了人世间,享年80岁,兄妹俩把母亲葬在了父亲身边,两个人又团圆了。本文系列到此就结束了。

台湾和大陆是密不可分的,许多台湾人的根都在大陆的不同地方,我们要热爱自己的祖国,热爱和平,让祖国越来越繁荣昌盛,秀妍和吴文杰只是那个时代千千万万的其中一对,相信还有很多像他们一样的处境的人,他们是幸运的,因为他们最后等到了,有些可能终其一生都没有等到,最后遗憾而逝,希望每一份善良都能得到它温柔的报答。

谢谢你们的阅读,感恩,感谢!

刘美含老公 迟来的问候海那边

本文由金章资讯网 原创撰写 或 综合整理,如需转载请联系,侵权必究,谢谢合作!

相关内容

related

评论

comment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