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艺资讯网网罗热门网络资讯

双鱼玉佩 小说_小伙偶得双鱼玉佩从此被世家争夺

November,24 2022manz

中年男人摇了摇头:“不瞒你说,我爷爷那辈就给弄丢了。那时候正战乱,日本鬼子还没滚出中国,有一次搬家后就再也找不到,唉!”

秦震大惊:“那是先师传给我们老三京的圣物,怎么能随便就丢?”

中年男人辩解:“又不是故意的,兵荒马乱到处都打仗,谁能保证每家妥妥贴贴保存到现在?他们傅家能吗?不见得,也许早就丢了!”

秦震问:“总之你表个态吧,这次到底想不想帮我们?”

中年男人说:“我赞助你点儿资金,你们自己想办法渡过难关,身为老三京邓家的家主,我也只能做到这一点。”

“你能给多少钱?”郝运忙问。

没等中年男人回答,秦震摆手打断:“要是钱能解决一切,老三京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起身就走,中年男人似乎还想挽留,但又没动地方。

郝运跟在秦震后面下了楼,边走边说:“你这人真是,这个邓老板明显怕麻烦,根本不可能出力,那就让他出钱呗,开这么大酒楼能没钱吗?不要白不要啊!”

秦震哼了声:“你能把钱交给门生会那些天使,让他们以后别再跟踪我们,比如那个聂小倩?”

这话把郝运堵回去,但还是很不甘心:“以为这个邓老板也是老三京的人,跟你也没仇,肯定能帮咱们呢,整半天是个缩头乌龟!”

“不然他也不会叫邓为贵。”两人走出“和头居”的大门,看到邓英俊靠在门口一辆银灰色保时捷的车门上,正在抽着烟。

看到两人,他连忙招手:“喂,这边!”秦震和郝运走过去,邓英俊拉开车门:“上车吧,咱仨去酒吧转转。”秦震摇摇头,说他身上有外伤,不宜喝酒,而且现在也没心情,还有正事要办。

邓英俊过去搂着秦震和郝运的肩膀:“不能喝就不喝,可以看别人喝啊!”

秦震说:“我们现在不宜闲逛,因为不敢保证门生会的人没跟踪。”

“寒碜我呢?”邓英俊指着这辆保时捷:“这车可是喝汽油,不是喝大米粥的,时速二百多我就不信哪个天使能飞来?真有翅膀也没用!再说我找你们也有正事,快上车吧,不远。”两人拗不过他,只好钻进汽车。沿路开了十几分钟,来到一处都是酒吧的地方,郝运不认识,但看到有栋楼外侧嵌着醒目的白光大字:DRC外交公寓。

停车后进了家酒吧,午夜早就过去,但酒吧还是人满,音乐跳舞吃喝调笑,灯红酒绿。有服务生热情地过来打招呼,把三人引到一处带三面大沙发的空桌。邓英俊说:“不要那桌,聊天不方便,这回给我换个小桌,靠墙的。”

坐下后要了些酒、饮料和零食,邓英俊有些迫不及待:“再给我讲讲《山海经》残片和玉佩的事呗,对了,还有那个什么门生会和天使,我特有兴趣。另外为什么我爸怕成那样?”

“你爸害怕吗?”郝运吃着桌上的零食发笑,“我可没看出来。”

邓英俊说:“不怕才怪!刚才在书房,他那对宝贝核桃掉地上都没回过神,这他妈不科学啊!”郝运说一对核桃有什么了不起,又不是黄金做的。

“你懂什么,那可不是普通的核桃,有人出六十万都没卖!”邓英俊说。

郝运正喝着啤酒,差点喷出来:“多少钱?”

“六十万!”邓英俊重复。

秦震问:“人民币吗?”邓英俊说废话,不是人民币难道还韩元。

“那是一对大闷尖狮子头核桃,”秦震说道,“以邓老板的身份,肯定不会玩嫁接货,而是野生的。现在这年头野生核桃不好找,那么大的闷尖狮子头更是稀有,而这个品种最好的就是北京门头沟深山里的。我在古玩城开店,知道好的文玩核桃盘出来之后价值不低,可没听说有这么贵的,北京故宫里乾隆玩过的那对还差不多。”

郝运也点头:“一对山沟里的野生核桃这么值钱?金子打的还差不多!”

邓英俊鄙夷地说:“没见过世面的老外,秦哥说得对,那是正宗的门头沟野生大闷尖,还是我爸在我出生那个月买的,说是为了庆祝有儿子。花了两万五,整个京津冀就两对!到现在我爸盘了二十多年,他手油大汗少,最适合盘核桃,没看那对核桃包浆跟琥珀似的?两年前狗不理包子的老板从天津来找我爸谈事,看到那对核桃,非要不可,开价从二十万涨到六十万,我爸都没卖!”

郝运看了看秦震,心想我这玉佩可能是卖亏了,人家一对核桃都能抵三块玉佩的价。

“那对核桃可是我爸的宝贝,比我金贵。”邓英俊说,“所以我把核桃掉了都不当回事,说明你们谈的事不一般,快点儿跟我讲讲,我请你们喝好酒,要不,咱先来瓶皇家礼炮?”

秦震想了想:“告诉你行,你爸不高兴我也不怕,你是邓家唯一的后代,以后老三京邓家一派的家主肯定是你。问题是这里说话不方便,人太多耳太杂,毕竟是秘密。”郝运也跟着点头。

邓英俊哈哈笑起来:“哥们,你想多了,这是什么地方?酒吧啊,我太熟了,你大喊大叫也没人理。”郝运刚要说话,邓英俊左右看看,忽然扯嗓子叫起来:“喂,这有俩臭流氓,专门到女厕所偷看,快他妈来围观啊!”两人都很意外,发现周围的人根本没听到,都在各自吃喝玩乐。

“你看,我说没事儿吧?”邓英俊得意地说。

既然这样,秦震也没什么顾虑,就详细说了《山海经》残片的事。不光邓英俊,连郝运都不相信:“《山海经》是墨子写的?以前怎么从没听过?课本上好像也不是这么教的,你上学的时候学过吗,还是我记错了?”他问邓英俊。

邓英俊说:“那肯定不是啊,人家《山海经》既然是佛经,那肯定就是如来佛祖写的,墨子不是思想家吗,又不是和尚,也没成佛!”郝运不说话了,看来邓英俊这小子压根不知道《山海经》是怎么回事。

秦震说:“课本上没教的知识多着呢,你在学校学过中国有老三京吗,听说过门生会吗?”郝运只好摇摇头。

邓英俊又问:“哎我说秦哥,那个门生会,训练出来的亡命徒真有那么厉害?为什么要叫天使?”

本文由金章资讯网 原创撰写 或 综合整理,如需转载请联系,侵权必究,谢谢合作!

相关内容

related

评论

comment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